欺骗律师与串通律师的“七点”区别-佛山法律咨询服务公司

欺骗律师与串通律师的“七点”区别

发布时间:2020-04-21 14:46:00

欺骗律师和混迹律师已成为阻碍法律服务市场健康发展的两大障碍。然而,欺诈律师与合谋律师之间存在着许多不同之处。毕竟,欺诈律师依赖欺骗,合谋律师仍然要谈关系——关系的安全使用还需要法律素养。

欺骗律师和混迹律师已成为阻碍法律服务市场健康发展的两大障碍。然而,欺诈律师与合谋律师之间存在着许多不同之处。毕竟,欺诈律师依赖欺骗,合谋律师仍然要谈关系——关系的安全使用还需要法律素养。

欺诈律师的“核心竞争力”是欺骗委托人,合谋律师的“核心竞争力”是与办案机关的合谋。律师习惯拍胸脯,确保办案机关放人几天。如果他当时没能放人,他可以找个借口承诺新的放人时间。“平衡客户”就是胜利。

混合律师习惯于暗示自己“熟悉”办案机关或某位领导,并能努力放人,特别是争取到一名取保候审。他们往往是这些“领导人”的“伙伴”。

诈骗律师的逻辑前提是“当事人不懂法律”。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他们欺骗了客户的信任。我见过这样的律师。他们先是低价接受了这个案子,然后又问要多少钱来结案。事实上,他们并没有与办案机关沟通,而是“***”了一把,认为此案不会被批准逮捕或起诉。

混迹律师的逻辑前提是“案件有终决定权”,只要能“买”到经办机构的“特务”,就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欺骗律师服务的方法是“欺骗,继续欺骗”。他们真的做不到。

共谋律师是不同的。他们将与调查人员合作处理许多“经典案件”,甚至可以称为“有效辩护”。只要办案机关有一个“自由裁量”的空间,可以逮捕但不逮捕、可以保证但不保证、可以起诉但不起诉的案件就成为混合律师的服务项目。

***的律师是“宣传”,唯恐客户不知道自己是律师,他们总是靠一系列头衔甚至假头衔来保护自己成为“”。当然,如果你仔细搜索客户网络,你会发现他们除了广告之外几乎没有成功的案例。

混合律师是“潜在的”。他们需要创造一种神秘感,让客户相信他们“非常熟悉”。他们不容易见到客户。即使见面,他们也在茶馆、酒厂等私人场所,而不是办公室,更不用说拘留所和法院附近的广告了。他们总是“悄悄地进村子,不要开枪”。

欺骗律师的宣传是通过“广告轰炸”。它们几乎无处不在。他们总能“时间”找到犯罪嫌疑人的家属并推荐他们当律师。有必要欺骗律师“宝马雕刻品”,让当事人相信律师“有料”。

合谋律师的宣传是通过“委托人”口口相传或由办案人员“粗心”推荐的。被骗律师主动上门,串通律师则由他人推荐。

欺骗性律师的技术能力是“与当事人打交道”。他们的宣传能力、包装能力、口才表达能力都要求细心。至于法律技术,这不是欺骗律师的标准配置。

混合律师的要求很高。一是要有一定的业务能力,否则办案人员不敢配合,他们也担心“倾覆”;二是要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属于“自己”或“自己”的办案人员或“领导”。并不是说没有无罪释放,但他们的无罪释放更多的是“行动”的结果,而不是“辩护”的结果。那些既有人力资源又有法律技能的“混血儿”律师,往往是一锅粥。

律师担心客户投诉“收钱不管用”,变成了诈骗。每年,很多律师都会被投诉“额外的合同费用”,这往往与辩护的效果有关,而辩护是***律师的命门。当然,如果当事人在办案后乐意“奖励”律师,这一点不包括在内。

合谋律师担心办案人员会被逮捕,并漫不经心地提供自己的贿赂。每次一个一线办案人员被反贪部门抓获,紧张的就是合谋的律师——你一定要反抗,不要给我出气。

我曾经开玩笑说,地方法院院长被反贪部门带走后,会有大批律师“自首”。在广东佛山、深圳等地,曾发生过以律协副主席腐败案为首的贿赂案件,这也表明,这些勾结律师正坐在火山口上。

律师的平均收入不低。虽然通过自己的“清廉合法经营”慢慢赚钱,但毕竟可以过上体面的生活,不用担心反腐部门找他们。

前者是穿着律师袍的“骗子”,后者是穿着律师袍的“经纪人”,甚至是“行贿者”。

律师业的健康发展应该是技术辩护成为主流,律师通过专业化、精细化的服务得到肯定。

这样的律师是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建设者,而不是正义健康发展的破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