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合理确定申请参与分销的期限-佛山法律咨询服务公司

如何合理确定申请参与分销的期限

发布时间:2020-04-21 14:55:00

如何合理界定申请参与分配的期限

参与分配制度是分配制度实施过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对参与分配制度实施工作的规定很少。抽的定义和宽泛的概念,使得在参与分配的具体情形下无法掌握统一的分配标准,特别是如何确定其他债权人在参与分配制度下申请参与分配的期限,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合理的定义。

笔者梳理了参与分配制度期限的相关规定,先后在三部法律条文中作出了规定。

,《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意见》)第二百九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申请参加分配在执行程序开始后,在被执行人的财产清偿之前。”

其次,《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执行规定》)第九十条规定:“被执行人在执行财产前是公民或者其他组织待执行完毕,其他取得债权执行基础的债权人,可以申请参与被执行人的财产分配。”

第三,《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解释》)第509条第二款规定:“参加分配的申请应当在执行程序的开始和被执行人财产的执行结束之前。”

在《民事诉讼法解释》颁布之前,在执行实践中,关于申请参与分配的期限是“财产清偿前”还是“财产完成前”的问题,争议颇多。按照“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申请参加分配的截止时间应为“财产完成前”的时间节点。

《民事诉讼法解释》颁布后,《民事诉讼法》意见被废止。因此,现行有效的法律规定仅包括《实施条例》第九十条和《民事诉讼法解释》第509条第二款。笔者认为,“财产执行前”与“财产执行前”具有相同的内涵,具体是指“被执行人名下的财产已由法院处理,所有权已转移”。

如何确定“被执行人财产执行终结”的具体时间节点,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都没有明确规定,这也使得不同地区的法院在具体操作中有不同的操作方法。一是以分配支付期限为节点;二是以分配方案为节点,以方为节点;三是以涉案财产的确权决定和协助执行通知书送达登记部门之日为节点节点。上述三种分配方法存在争议。

1、 以分配支付期限为节点,意味着分配计划交付各方后,仍存在分配计划变更的问题(新增参与分配的债权人),而这一变化意味着原债权人参与分配的债权数额将减少,这很可能引起原债权人的不满,甚至会出现不必要的信访。此外,在分配前,执行法官为案件资金的分配做了大量工作。前期,需要召集债权人提交债权数额清单,进行复核,征求债权人的分配意见,制定分配方案。经过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如果其他债权人在此期间申请参与分配,将大大减少法院审理的同时,显然与执行工作中“效率、兼顾公平”的理念不符。

笔者认为,分配支付期限与《民事诉讼法意见》规定的“被执行人财产未清偿前提出”有相似之处。在此,笔者大胆推测,之所以在《实施条例》和《民事诉讼法解释》颁布后的《民事诉讼法意见》中将“先还清”改为“执行完毕前”和“执行完毕前”,本文的用意是认为“和解前”的时间节点过迟、过迟,期间发生事故的概率增大,容易引起原债权人的不满和抱怨,同时降低司法公信力。

2、 以服务于方的分销方案为节点,意味着在执行法官制定分销方案后,分销方案服务于该方之前的时间段内仍然存在变量。虽然时间节点早于点,但缺陷与上述点一致,容易引起当事人质疑,降低执行效率。对于法院制定的分配方案,当事人对分配方案确定的债权、金额和赔偿顺序不满意的,可以对分配方案提起诉讼。异议人取得胜诉判决的,在执行法官重新制定分配方案期间,有取得执行基础的债权人和其他优先权人到场申请参加分配,那么,正是那些可能对分配计划提出异议的债权人在执行法官重新制定的分配计划中获得的债权比以前更少。债权人原本希望通过分配方案异议的行为获得更多的赔偿,但终的结果恰恰相反。试想一下,刑法中有“上诉不加刑”的原则,但分配参与制度有更严格的标准,我认为这是不合理的。

同时,笔者还想强调的是,现行法律对分配方案的制定和分配没有具体的时间限制,虽然《人民法》第十条的规定“但同时,规定需要发放的案件经费,报领导批准后,可以延期发放。延迟分配的时间没有限制。理论上,分配方案的产生和案件资金的分配可以无限期地延长。在此之前,如果应用上述第1点和第2点的时间节点限制,是否会出现这种情况?本案执行法官以案件资金拖延分配的运作方式,人为延长申请参与分配的期限,因此,尚未起诉或已起诉但尚未判决的债权人可在这一期间通过取得执行依据参与分配。其中,执行法官对案件资金分配的自由裁量权过大,也容易导致诚信风险。

3、 本节点为本案涉案财产的权力确认决定及协助执行通知书送达登记部门之日,早于上述第1、2点,而涉案财产的权力确认决定和协助执行通知书送达登记部门的日期相对固定,因此执行法官的人操作的可能性较小,可操作性较强。但是,根据《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不动产,登记在册的特定动产本案所涉及的不动产的所有权和其他物权,自拍卖成交或者向买受人或者继承人送达债务清偿令之日起转移。”但在向登记机关送达确认涉案财产权利的决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时,没有其他法定权利和义务,其中只要求登记部门协助购房人办理房产过户登记手续。上述文件的送达不会导致物权关系在实体法上的变更。因此,使用辅助时间节点作为申请参与分配的截止时间是有问题的。

1、 对于普通债权人,申请参与分配的时间应当在被执行人的财产所有权转移前限定。

对于“被执行人在财产执行完毕前”的理解,笔者认为应当以财产所有权转移为准。被执行人的财产由法院转移给第三人的,是指法院丧失了处分该财产的权利,该财产已成为第三人的合法财产,可以自由处分。例如,被执行人的财产仅为定金的,以该定金减记人民法院执行专户的时间为申请参加分配的期限;被执行人的财产为动产的,以交付买受人的时间为期限;被执行人的财产为不动产、特定的登记动产或者其他财产权利的,由拍卖或者债务清偿决定,确定交付买受人或者接管人的期限。被执行人的财产既有存款,又有动产、不动产的,以后一项财产处理完毕的时间为期限。

上述时间的确定相对客观公正。执行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受到客观因素的限制,既可以避免对法院执行当事人的质疑,又可以保证执行效率。在上述时间节点后,法院不支持取得强制执行依据的普通债权人申请参与分配。这样,即使后续债权人对分配方案提出异议,或执行法官因客观原因无法在时间作出分配方案或支付执行款,也不会对现有债权人产生实体影响。

2、 对于优先债权人,在份分配方案交付债权人之前,应当限定申请参加分配的时间。

对于上述申请参与分配的时间节点限制,笔者认为应该有特殊情况。申请参加分配的债权人是对被执行人的财产有优先受偿权的债权人的,在次分配方案交付人之前,可以申请参加分配。优先债权人与普通债权相比具有特殊的权利性质,一般可以全额清偿。优先债权人申请参与分配的期限与普通债权相同的,不能体现优先债权相对于普通债权的优先性。

此外,法院有义务在分配被执行人财产前,将被执行人财产的处分情况告知优先债权人,使优先债权人能够及时向法院提出参与分配的申请,并通过参与分配的方式优先清偿财产分配程序。如果法院未能及时履行通知义务,致使优先债权人无法得到偿付,优先债权人很可能提出**赔偿。因此,为优先债权人留出更多的“缓冲期”,不仅可以保护优先债权人的优先权,而且可以使执行机构及时作出“自我纠正”。

在我看来,配电系统应该有一个参与的门,这个门的关闭时间必须是固定的,应该完全由几个人随意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