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咨询服务研究报告-佛山法律咨询服务公司

中国法律咨询服务研究报告

发布时间:2020-04-21 15:58:00

中国法律咨询服务研究报告

目前,**几乎每个律师都有三五个法律咨询单位。与其他业务相比,普通法业务没有利润和成本效益。

那么,为什么律师还要这样做呢?这是因为律师拥有多个法律顾问单位时,每年都有稳定的经常性法律收入保障,同时可以通过法律顾问单位获得特别法律顾问或纠纷解决业务。正如业内人士所言:无常之法不稳,无讼不富。

因此,在律师行业,普遍存在这样一种情况:教师在傅老师面前签法律顾问单位,助理或年轻律师在后面做正规的法律业务。

这导致法律服务市场对普通法服务的满意度较低。调查显示,近一半的企业对现行的普通法服务不满意,主要集中在服务的不及时、无用和专业性不足。虽然满意度较低,但老主人并不愿意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正常的法律业务中,因为利润更高的特别法律顾问或纠纷解决业务将继续吸引更多的时间,毕竟老主人的时间有限。

当前,供需矛盾日益突出。一方面,普通法服务的满意度较低;另一方面,老师傅银发不愿意在不赚钱的情况下投入更多的精力做生意。

这种市场矛盾形成了当前律师面临的危机和挑战。某一地区的律师事务所/律师团队一旦解决了这一矛盾,就意味着该律师事务所/律师团队将有机会垄断该地区的正常法律业务,这就意味着垄断了许多当地的企业渠道,进而垄断该地区企业业务中涉及的特别法律顾问或纠纷解决;同样,这种局面一旦形成,也会给该地区其他律师带来危机。

本报告将对如何解决供需矛盾作一个全面的说明,使大家认识到教师和傅老师并不是亲自处理普通法业务,而是仍然提供高于当地服务质量的普通法服务,从而不断收获法律顾问单位,一年服务300多家,成为当地法律顾问品牌。

目前,每一位律师都有三、五个法律顾问单位,但这三、五个法律顾问单位是如何获得的?

常见的是,律师一年来尽力帮助一家企业打官司,终胜诉。因此,企业老总觉得律师是一个很好的专业人士,于是要求律师做常年的法律顾问。不幸的是,一年后,老板觉得没什么问题,第二年合同就不会续签了。

或者律师厌倦了写法律文件,日子不好过。他们经常喝茶,和企业老板一起吃饭。过了很长时间,他们终于互相认识了。有一天,企业遇到什么事,老板想到了律师,于是他先免费咨询,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事业心、有点运气的律师,有一天,企业负责人突然注意到了法律,觉得有必要,于是请了一个律师做常年的法律顾问。

或者律师每天熬夜加班,写文章,讲课,甚至写书。后来,他们终于让企业老总知道,这个律师专业很有实力,于是他们聘请律师常年担任法律顾问。

像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一句话,律师们一年只会花所有的精力去签两三个新的法律顾问单位。

在法律咨询服务市场,律师在年度法律咨询合同中撰写了近10项服务,加上企业日常经营涉及的10多个法律领域;有合规要求、办案等。

律师,如果有三五个法律顾问单位每周找一次法律顾问单位,律师一周要花三五次在正规的法律业务上,这样半周就没有了;换言之,律师需要花50%的时间在正规的法律业务上。

然而,让律师更不舒服的不是普通法律业务的复杂性,而是低收费。目前,法律顾问总年费在23万-10万左右。这个数字很难解释,但差别在于小时工资。法律顾问的年小时费率平均在300-500元左右,而特别法律顾问的小时费率在1000-3000元左右,纠纷解决服务的小时费率甚至超过3000元。

律师们心里在说,如果他们更累,更能承受,怎么能这么便宜呢。

如前所述,越来越多的钱和越来越少的钱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律师希望法律咨询部门将有更少的普通法业务和更低的成本。因此,一方面,律师对普通法业务的态度自然会出现“问而不理”,另一方面,他们会寻找成本相对较低的助手或年轻律师来帮助他们处理。

调查显示,在目前的服务模式下,企业对常年法律顾问的服务满意度较低,仅为52%。主要投诉如下:

(1) 及时性:企业人员打电话给律师时,总是回复“忙”、“出差、开会、法庭、电话”,发几天的电子邮件,预约时总是回复“下周”;

(2) 实用性:企业人员咨询律师时,总是回答“有风险,有风险”,即不讲“怎么做”。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时间的推移,企业员工会觉得找法律顾问“没用”;

(3) 专业性:企业人员咨询律师时,总是以“读法”来回应。深层次的解释不清,让企业人员感到“这位律师似乎不够专业”。

这样的供需矛盾,每年有三五个法律咨询单位的律师流失一两个是正常的。

在这个以用户为导向的时代,解决常年法律顾问服务供需矛盾只能是供给侧改革。

供给侧改革意味着律师作为服务提供者需要改变。如何改变?

这种变化,实质上是要改变签约成本高、多杂少钱、市场满意度低的三大痛点。明确地:

(1) 签订合同的高昂成本是一个市场问题。如何更有效地签订合同;

(2) 服务成本绩效问题是一个多杂少钱的问题。如何降低成本,甚至提高收入。

(3) 市场满意度低是服务质量问题。如何实现高标准服务质量的统一输出,甚至超越用户的需求。

因此,对于法律咨询服务来说,无论是市场、业务还是人才,都需要重新构建。

因此,我们需要对普通法业务进行分工协作,如助理、协办人、主持人、团队秘书等,使每个人都能在相应的岗位上做自己理解和擅长的事情,从而实现法律事务处理效率的快速提高。

然而,仅仅降低成本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提高福利。

传统的常年法律咨询服务是这样的:签账单的时候,你是头贴着嘴说的;服务完成的时候,你是用手或嘴说的;签完的时候,你是用手或嘴说的;这让用户感觉“你是用手或嘴写的,律师费是这样的很高。

随着用户消费的升级和精细化需求时代的到来,我们需要改变服务形式,实现服务产品化,即服务精细化、有形化、可视化,包括产品管理从市场推广到市场销售,从合作交易到法律服务,服务成果,实现专业价值与经验的结合,提高收益。

传统的律师,因为他们做各种各样的生意,很容易形成一个广泛但不复杂的业务。一旦他们遇到普通法业务,他们中的许多人将是不专业和缺乏经验的。当然,他们的投诉率很高。

因此,我们需要将普通法业务的四大领域,即劳动人事、知识产权、商业合同和公司股权,分为两类,并配置相应的岗位人员;认识到专业人员对自己擅长处理的业务领域负责,专门人员做专门的工作。

传统的律师在处理正常的法律事务时,往往会把头放在上面;比如,同一份技术服务合同,今天律师审查改革的内容,可能与下周或下个月审查改革的内容不一样。

这不是说律师不靠谱,而是他们的工作模式不靠谱,没有专业的质量控制要求,全靠“拍脑袋”。

因此,我们需要为专业管理和控制设定关键指标。例如,在日常咨询中,专业性必须澄清事实和法律分析,实用性必须有建议,及时性必须有即时反应和及时反应。

所有律师服务,包括法律咨询服务,基本上都是知识内容服务。

然而,与欧美律师事务所不同的是,知识管理已经存在了百年,目前我国律师事务所普遍不进行知识管理,尤其是在法律咨询服务方面。

律师事务所的知识存储在每个律师的大脑中;无论是营销、企业管理还是人才培养,都离不开存储在律师大脑中的知识。

市场、企业和人才的重建,以及法律顾问新局面的形成,都是从知识革命开始的。

在每月与第三方渠道对接时,我们的策划总监可以从知识应用系统的100个课件素材中选择合适的主题,与第三方协商合作共赢。

每天我们开官方帐户时,我们的编辑可以从知识系统中挑选合适的干货,并将其应用于文案。

每次讲座前,我们的主旨律师可以参考知识应用系统中的学习课件大纲、视频材料和讲座笔记。

在每次谈判中,我们的销售主管都可以在时间从知识应用系统中找到并回答客户的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