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律师涉外法律服务的**化道路-佛山法律咨询服务公司

论中国律师涉外法律服务的**化道路

发布时间:2020-04-22 15:58:00

中国律师对外法律服务**化之路

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法治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发展律师、公证等法律服务,统筹城乡和区域法律服务资源,以及涉外法律服务的发展”。它还明确要求:“加强对外法律服务,维护中国公民、海外法人和在华外国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建设一支熟悉**法律规则、善于处理涉外法律事务的涉外法律人才队伍”,这是新形势下党和**赋予中国律师的新任务,同时也是当前和今后中国律师对外法律服务发展的总方针。本文以十八届四中全会的东风为背景,探讨了中国律师“走出去”的问题。

首先,中国在律师个人涉外业务培训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近年来,从**律师协会到省(市)律师协会,他们纷纷申请资助外国律师的培训,包括国内外业务培训、聘请年轻律师出国短期培训和取得**证书等。这种培训对于提高外国律师的专业素质和**水平,加强与外国律师的合作与交流,提高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法律服务水平,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

其次,要看到我国对外法律服务的现状。在**贸易领域,从事反垄断、反倾销、反补贴、337调查、知识产权、**海事、**投资争端等涉外实践领域的律师寥寥无几,无法满足需求,政府的支持远远不够。从国企老总到民营企业老总,中外律师的作用一直没有得到认可,中外律师的知识、经验和外语水平参差不齐。

鉴于上述原因,笔者建议鼓励我国律师在海外设立律师事务所,吸引海外法律人才,帮助我国律师提高竞争力,快速“走出去”。

1、 鼓励中国律师事务所在全球重点地区设立分支机构

目前,国内律师事务所在海外设立律师事务所或分支机构的数量很少,且大多是名义上的,无法提供当地法律服务。政府应鼓励中国律师事务所在中国投资的发达地区、经济发达城市、重点金融城市和重点地区设立律师事务所。除了提供合伙律师事务所和个别律师事务所外,该法第20条还规定了“**出资的律师事务所”。根据法律规定,中国政府可以在上述地区直接设立律师事务所。

司法部网站公布了232家2013年通过年检的外国律师事务所代表处。与外国律师在华设立的代表处数量相比,中国律师在华设立的海外代表处数量要少得多。目前,只有30多家内地律师事务所在海外设立了分支机构。国内高校开始编织**法律服务网络,但还处于起步阶段,服务质量难以满足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需要。

战略上,鼓励大公司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或政府直接在海外设立国有企业,为中国律师业走出国门奠定了“领土”基础。

2、 鼓励留学生或在外国律师事务所执业的中国律师回国。

改革开放以来,一大批优秀的中国毕业生出国留学,特别是法律专业的毕业生。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人留在国外,在当地法律服务部门工作。他们中的一些人高薪回国后也在外国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处工作。这些都是我国对外法律服务的重要人力资源,但由于我国法律实践环境、薪酬、文化等因素,导致人才流失。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中国法人在外国律师事务所或其驻华代表处提供中国法律服务。他们中许多人通过了中国司法考试,精通中国法律。其中一些人甚至在中国律师事务所工作多年。他们虽然没有中国司法机关颁发的律师执业许可证,不能出庭应诉,但精通中国情怀和中国文化,他们的存在大大提高了外国律师事务所和中国律师事务所的竞争力,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选择外国律师事务所的重要因素。

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要求“加强对外法律服务”的前提下,政府部门应制定政策,吸引这些“流失”的中国律师回国,提高其涉外业务服务能力。

3、 鼓励外国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事务所

多年来,一直是外国律师事务所以高薪从中国律师事务所挖人,导致大批优秀的中国律师到外国律师事务所执业。现在,中国政府应该在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指导下,采取措施吸引外国律师到中国律师事务所执业。一方面是为了吸引外国律师来中国,另一方面是为了吸引外国律师到海外设立的律师事务所执业。外国律师进入中国律师事务所是中国律师事务所海外“服务本土化”的核心。

虽然一些中国律师以涉外法律事务的名义聘请了外国律师,但尚未形成规模,仍处于探索和试验阶段。刘吉庆先生是美籍华裔律师,曾受雇于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作者在该事务所担任外籍律师。他在美国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工作多年,拥有加州和华盛顿特区的执照。他和他的团队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法律帮助。另一个例子是作者在美国执业的律师朋友是中国人。他在美国大型律师事务所有多年的执业经验,在中国企业赴美投资贸易方面有丰富的法律服务经验。多年来,他一直在努力为祖国和家乡服务,但他既没有回国的现实条件,也没有在美国加入中国律师事务所的可能。他只能在外国律师事务所工作。

外国律师进入中国,也伴随着外国企业在华投资。国外律师业的**发展离不开本国经济的发展和全球的扩张。中国律师事务所之所以不能与欧美和中国竞争,是外资基金和跨国公司在华扩张的结果。目前,中国经济海外扩张步伐加快,成绩显著,但中国律师并未实现与中国经济“走出去”的梦想。如果中国律师事务所的海外分支机构能够吸引大量具有丰富对外服务经验的国内外律师,中国律师事务所的对外服务能力和竞争力必将得到加强,中国律师的文化和地域优势将得到进一步发展。

中国律师业**化没有捷径。笔者认为,如果能够以开放的心态吸引中国法律专业学生和外国律师到中国律师事务所执业,特别是吸引外国律师到中国律师事务所境外执业,那么,中国对外法律服务“网络**化、服务本土化”的目标就不远了。